当前位置首页 >> 待人接物 >> 正文

青春电影教父岩井俊二18岁想拍电影就像爱上一个姑娘

文章来源: 发布时间:2016-6-8

    新华网上海6月19日电(记者 姬少亭 许晓青)正在举行的第17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,担任金爵奖评委的日本导演岩井俊二每次一出现,就会被“粉丝”的尖叫声和媒体的闪光灯包围。

  “我18岁的时候,想拍电影的那种感觉、那种强烈的欲望,我现在都没有明白,但是那种感觉就像爱上一个非常喜欢的姑娘。”岩井俊二在上海电影节“华语电影新生代成长路径”论坛上说。

  “你看得出我超过50岁了吗?”在被问到如何保持“青春”时,岩井俊二笑答羊角风好治吗

  自1995年处女作《情书》开始,岩井的一系列作品《燕尾蝶》《四月物语》《关于莉莉周的一切》都成为年轻人追捧的青春纯爱电影典范,甚至成为一些年轻影人的殿堂级教科书,启发他们拍出新片。

  岩井相信,那时那刻,那种“爱上姑娘”的心情,对年轻人来说非常重要,即便是现在,“永远想着你17岁,明年的时候,18岁的感觉就会到来”。他认为这是“保持永远年轻”的秘笈。

  他说,虽然人不可能停止老化,但他觉得自己的心理年龄停留在了28到33岁。“如果用50多岁的心情,是写不出青春题材的。”他在金爵奖评审间隙接受记者采访时说。

  岩井俊二的代表作《情书》讲述了日本神户某个飘雪的冬日里,由书信开启的一段爱情故事。电影里两位“藤井树”和雪地里的经典镜头触动了许多观众的心。

  许多年轻人因为岩井俊二的电影开始了自己的电影生涯,中国青年导演韩轶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韩轶说,岩井俊二的《梦旅人》是自己看的第一部电影,也正是因为这部一个小时的短片,让自己深深爱上了电影。而且,当年把《梦旅人》介绍给韩轶的,恰是她心爱的一个男孩。

  在与岩井俊二同台的论坛上,韩轶透露,自己正在筹拍处女作,这几年走来遇到过很多问题。她说:“好在我太热爱电影了,我太爱拍了,不管拍好的、烂的、大的、小的,我毕业以后像一个女疯子一样工作,所以到现在也积累了大量的拍摄经验。”

  不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和诱惑,只要想到“有一些画面、有一些情境、有一些戏,在我设计的镜头中可以逐一的绽放光彩。”韩轶说,自己一直在坚持,这或许也得益于岩井导演作品的启示。

  另一位青年导演任钊萱同样非常相信“初心”,期待像岩井俊二这样的优秀电影前辈能做青年导演的电影监制,他希望前辈的经验可以指导青年导演在工作中沉淀下来。

  作为前辈的岩井俊二戴着黑框眼镜,头发卷曲,长及肩膀贺州治疗癫痫病权威医院,发丝中可以看到一些白发,表情中却能捕捉到日本电影中高中生的神情,在谈到自己“初心”的时候,他说自己仍然像大学时代一样苦思冥想。

  “我上大学的时候,就每年写一个剧本,拍一个电影。那个时候总是编不出故事来,要苦思冥想,其实到现在,我还得像那个时候一样苦思冥想。”他说。

  谈及中日两国青年导演的现状,岩井对日本电影海报上“导演名字越来越小”的现象有些担忧,他还说,“听说中国80%以上电影都是年轻人拍的。日本导演要是知道,恐怕都想跑到中国来拍片了。”

  在岩井眼中,创作电影应当把“我”这个个体淋漓尽致地放在里面,才可以做出一部好电影。他相信,虽然观众看各种各样的电影,但是一定能够感受到“你”对这个创作的投入。

  他举例小津安二郎的《东京物语》,他觉得小津“把整个人生都放到电影里面,才能够呈现出这个作品”。

  岩井俊二还坦言,自己相信“永远投入”,很多时候要把自己的人生拿出来,把自己人生的精华注入电影里面。“我还在继续摸索的路上,并没有一个完整的答案。但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态度羊羔疯性精神障碍。”他说。

友情提示:
此文是互联网转载内容,本站只进行转载发布,内容仅供参考,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。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即与我们联系,我们会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